成都美麗宜居公園城市建設目標下的風景園林實踐策略探索
來源:    發布時間: 2018-11-21 11:06   314 次瀏覽   大小:  16px  14px  12px
2018年春節前夕,習近平總書記在四川視察時,要求天府新區“特別是要突出公園城市特點,把生態價值考慮進去”。2018年7月,成都市委作出加快建設美麗宜居公園城市的決定。 作為人居環境的重要支撐系統,風景園林如何抓住機遇、創新實踐,在公園城市建設中主動發揮基礎性、主體性、引領性作用,是風景園林行業面臨的重大課題。

 

1 基礎特征

 

生態豐富性:成都市域5005m的巨大垂直落差孕育了異常豐富的生物多樣性,豐富的生態資源為公園城市建設奠定了優厚的自然生態本底。

 

山水特色化:成都市域海拔3000m以上高山126座,呈現“窗含西嶺千秋雪”勝景;都江堰精華灌區五級渠系縱橫交錯,河網密度約1.22km/km2,特色的山水為公園城市建設提供了多樣而獨特的風景資源。

 

文化典型性:道法自然的都江堰水網涵養積淀出“思想開明、生活樂觀、悠長厚重、獨具魅力”的天府文化特質,豐富而多彩的生態文化、園林文化、休閑文化等,為公園城市建設提供了豐厚的特色文化資源。

 

鄉村田園化:成都平原上星羅棋布的典型鄉村聚落——川西林盤(圖1),其田園化、景觀化、產業化特征明顯,是成都田園化的大地景觀和公園化的鄉村園林。

 

 

園林傳統化:成都園林水綠交融、文園同韻、自然飄逸、文秀清幽,留存有唐代的東湖、宋代的罨畫池、明代的桂湖、清代的望江樓等。與廣泛分布的林盤聚落景觀共同形成了成都獨特的城鄉園林綠化風貌。

2  認知與分析

 

1)對公園城市的認知

圍繞如何實現人與自然和諧共生、城市與自然和諧相融,公園城市的提出既順應世界城市發展規律,又立足我國發展階段,既針對我國城市發展問題,又著眼新時代戰略目標,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貫徹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五大發展理念,堅持以人民為中心,步入生態文明引領城市發展的新階段。公園城市是將公園形態與城市空間有機融合,生產生活生態空間相宜、自然經濟社會人文相融的復合系統,是人、城、境、業高度和諧統一的現代化城市形態,是新時代可持續發展城市建設的新模式,是中國人居環境發展的新進程。

 

2)風景園林在公園城市建設中的地位與作用

風景園林與建筑學、城鄉規劃三位一體、互為補充,共同構成人居環境科學的學科群主體。風景園林作為公園城市復雜人居系統的重要支撐系統,應針對其整體性、系統性,突破過去多囿于城市園林的思維,在全域范圍協調城市與自然的關系,發揮生態修復的基礎性、功能空間的主體性、形態特色的引領性作用。經分析,風景園林可在公園城市的5個維度方面發揮相應的重要作用(表1)。

3)成都城市空間與生態空間形態演變的階段特征

通過對成都城市空間與生態空間形態演變的特征分析,可以更深入地認識風景園林在成都城市空間形態演變的各個階段的特征、作用和問題(圖2、3,表2)。

▲圖2 成都城市環形放射生長演變圖

(引自成都市風景園林規劃設計院.美麗宜居公園城市建設與風景園林專題研究)

▲圖3 成都城市軸向帶狀生長演變圖

(引自成都市風景園林規劃設計院.美麗宜居公園城市建設與風景園林專題研究)

3  實踐策略

 

圍繞生態文明引領城市發展主線,以加快建設美麗宜居公園城市為目標,從人居環境科學視域,著眼公園城市生態格局的整體性,管控城市空間和生態空間的相融性,強化公園游憩體系的系統性;從風景園林視角,讓風景園林融入全域,融合發展,凸顯風景園林保護生態和修復生態的基礎性作用,塑造綠色空間、復合功能的主體性作用,引導城市自然空間形態和展現特色風貌的引領性作用,為實現人與自然和諧共生、城市與自然和諧相融、人城境業高度和諧統一的大美公園城市形態提供支撐?,F提出以下主要實踐策略。

 

1)保護修復全域綠色空間肌理,構建“兩山、兩網、兩環、六片”的公園城市生態格局。尊重自然生態原真性、保護山水生態肌理、延續河網水系格局,修復生態受損區,推進全域增綠,強化生態空間的完整性和連續性,形成覆蓋全域的生態空間系統(圖4)。

▲圖4 市域生態空間結構圖

[引自成都市風景園林規劃設計院.成都市綠地系統規劃(2018—2035)]

重點開展西部龍門山生態屏障的原生態保育和生態修復,保護大熊貓棲息地,建設大熊貓國家公園;建設東部1275km2的龍泉山城市森林公園。保護都江堰水網和沱江水網河道自然化,推進硬質駁岸生態化修復,形成公園城市自然生態、功能復合、開合有致、特色鮮明的濱水空間。嚴格保護兩大環城生態空間和6片大型生態綠隔區,限定中心城區增長邊界,確保環城生態空間永續存在。

 

2)優化全域城鄉形態,構建城市空間與生態空間嵌套耦合、和諧相融的公園城市形態格局。按照“一心兩翼三軸多中心”的多層次、網絡化城市空間結構:以龍泉山城市森林公園“都市綠心”為城市未來“中心”。布局2000km2的環都市生態區域,綠環繞城、綠楔入城,嚴格管控中心城區城市形態;東部城市新區以森林、濕地、農田、綠地景觀構筑城市生態綠隔,與中心城區共同形成“兩翼”。全域著力改變單中心集聚、圈層式蔓延的發展模式,強化多軸生長, 構建城市空間與生態空間嵌套耦合、和諧相融的整體空間形態格局,形成多中心、網絡化的公園城市形態。

 

3)構建全域性、系統性、均衡性、功能化、產業化和特色化的全域公園體系。全域公園體系是公園城市的主要系統和主體空間,是推動公園城市建設的基礎工作和城鄉居民的現實訴求。公園體系須突破城市,走向全域,從建設用地上的公園走向生態空間上的公園,從游憩功能為主的公園走向復合功能的公園,由形態優美、營造場景的公園走向融合產業、宜居生活的公園。結合成都實際,系統構建由生態公園、綠道、城市公園、游園和微綠地組成的五級全域公園體系。包括:世界自然遺產地、國家公園、風景名勝區、自然保護區、森林公園、地質公園、濕地公園、生態田園公園和郊野公園等生態空間,將適宜游憩并可向公眾開放的區域確定為生態公園。構建支撐公園城市的生態廊道體系和全域公園游憩體系,建設“一軸兩山三環七帶”天府綠道體系。著力新增城市公園、游園和微綠地,形成布局均衡、級配合理、功能完善、特色鮮明的城市公園體系。推進“千園之城”建設,啟動“百園方案”全球征集,重點推進龍泉山城市森林公園群、熊貓之都生態公園群、天府錦城生態公園群、天府植物園、降溪河生態公園等一批示范公園,優化提升興隆湖生態公園等。

 

4)傳承風景園林文化,塑造公園城市特色風貌,營建公園化美麗宜居環境。保護唐、宋、明、清等系列古典園林,展示歷史名園名片,彰顯傳統園林特色,并將優秀傳統園林藝術延展運用到城市和區域,實現全域公園化,從咫尺園林走向大地景觀。系統保護整治川西林盤聚落。加強林盤聚落“園林化”導向,傳承、創新運用川西園林特點,進一步增強林盤聚落的功能性、游憩性、藝術性,建設川西林盤保護發展示范區,塑造園林化的鄉村聚落公園群。

傳承花卉文化源流,重現“花重錦官城”景象。通過多層次、多樣化的增綠手段,系統推進“全域增綠”,塑造全域化特色產業景觀,營建公園城市綠色空間界面,形成公園化美麗宜居環境。以天府錦城公園社區、交子公園社區、鹿溪智谷公園社區為示范,推進示范公園社區建設,引領公園城市細胞建設新模式、新途徑。

 

5)強化功能復合、營造消費場景、發展綠色產業,實現生態建設與宜居生活高度融合。創新規劃設計理念,以人民為中心、以共享為目的,融合文體旅商農,創新營造新經濟應用場景,滿足全方位、全齡化人群的多層次、多樣化的復合功能需求,實現生態建設、宜居生活與產業發展高度融合,人城境業高度和諧統一。

 

 

 

 

 

人人人免费人人专区人人